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故鄉的蟬鳴

2019-08-30 16:21 婁底日報 翟杰

在我童年的記憶中,夏天的到來,是伴著第一聲蟬鳴開始的。在我家老屋的后面,有一條長長的河堤。河堤下面栽滿了樹,這片林子,是蟬兒們的家,也是聽蟬鳴的最好去處。

一天中,蟬兒的鳴叫大有不同。清晨的蟬鳴孤單而悠長,和聲極少。中午時分,驕陽似火,酷熱難當,蟬鳴便顯得急躁、龐大,甚至有點刺耳。當人們熱得大汗淋漓,蟬鳴便顯得有些瘋狂了。經過無數次翻騰,傍晚的蟬鳴疲倦了,有氣無力的,像極了勞作了一天的人們。

夕陽西下,夜幕降臨。吃過晚飯的人們,便會夾上蒲扇,端著茶杯,或提上馬扎,或帶上一卷涼席,趕集似地朝那片林子聚攏去。大人有大人的話題,我們小孩子有我們的樂趣。我們共同的愛好,便是聚在一起聽蟬鳴。“知了———知了———”,那聲音清脆且悠長。開始,只有三三兩兩的叫聲,慢慢地,其它的蟬兒好像受到了感染一樣,紛紛開始作出回應,那氣勢磅礴的鳴叫,霎時間占據了整個世界。再過個三五分鐘,蟬兒似乎唱累了,聲音由強到弱。但是過不了一會兒,悠揚的樂曲又會重新響徹起來,好像是誰在無聲的指揮。不少調皮的孩子,不會只滿足于聽。他們慢慢地爬上樹梢,悄悄地像正在鳴叫的蟬兒靠近。一只手抓牢樹干,一只手便向蟬兒移去。忽然,正在鳴叫的蟬兒感受到了即將到來的危險,“呼”地一下子飛遠了。這時,便會從樹上傳來一陣自責又無奈的嘆息聲。

那時候,總有走街串巷的人,扯著嗓子喊“收知了殼嘍……”聽大人說,知了殼經過加工以后還有治療破傷風、中耳炎的功效,所以有人專門收購。于是,我們便多了一份獨特的經濟來源。一大早,從夢中醒來,我們聽著“知了”的叫聲,踏著朝露,拎著一個小籃子,拿著一根三四米長的小竹桿子,開始去樹林里撿知了殼。過不了幾天,我們就會聽到街上傳來的收知了殼的吆喝聲,每當那時,我們肯定會迫不及待地跑出去,或捧著積攢了幾天的“戰利品”,或把對方喊到家里,學著大人那樣,討價還價一番。末了,換來的幾毛錢又“變”成甜甜的幾顆糖果,被我們悄悄地吃進肚子里去了。

日月更迭,歲月流逝,兒時那份聽蟬、捉蟬、賣知了殼的樂趣也在悄然變淡。那天,我又回到了老家,家鄉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老屋后面的林子,也變成了一幢幢樓房。我站在曾經充滿歡聲笑語的地方,幾聲蟬鳴又在耳畔回響,在那一聲聲悠揚的鳴叫聲中,童年重回我的心頭。(翟杰

責任編輯:譚洲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漂亮猫咪登陆
什么叫胆码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今天浙江11选5开 杭州麻将都有哪些app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在网上赚钱的软件 贵州弈乐最新版捉鸡麻将下载 双色球官网 杠杆配资 浙江体育彩票6 1走势图 欢迎登录模拟炒股 九游透视辅助免费 微乐长春家乡麻将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数 德国pk全天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