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庭院深深夏席凉

2019-08-30 16:21 娄底日报 李永海

一到夏天,就想起了小时候在外婆家过夏天的情况。那时候母亲忙着工作,常常匆匆地来,匆匆地去。所以就把我送到外婆家里去,让外婆照看我。外婆家的院子既深又长,因院子特别长就分成了前后两个院子。

一进头门儿,院?#27704;?#26685;满了槐树和榆树。每到四五月份,榆树上就结出了一串串的榆钱。那圆圆的、绿绿的、嫩黄的榆钱,像是把圆圆的古钱币穿在了一起,整个树枝都沉甸甸的。风儿一吹,那成串的榆钱来回摇晃,看着让人喜庆。如果谁忍不住,撸一把放在嘴里嚼一嚼,那甜甜的、粘粘的榆钱,立刻让你满口生香。

外婆家的内院北面有正房,有东、西厢房。房子全?#21069;?#28784;青砖砌成,木板门,方格子窗,屋顶用蓝瓦覆盖。外婆总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。一进院子,就感觉既干净又整洁。

夏天的夜晚屋里闷热,那时候没有空调和电扇,所以每当我们吃过晚饭后,我和表哥表姐四五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,都忙着拿上自己的凉席,一声:“抢地盘了。”大家都会跑到院?#27704;?#25250;占有利席位。

我们把凉席分别铺好后,谁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呆在上面。男孩子又打又闹,女孩子拿?#30036;?#32499;做游戏。闹够了就舒舒服服地躺在凉席上伸着小手数星星,看看谁数的星?#20146;?#22810;。女孩子就会躺在一边说起了?#37027;?#35805;,还不时发出“嘻嘻”的偷笑声。等外婆忙完家务活儿,拿着蒲扇坐下休息时,我就会缠着外婆给我们讲故事。

外婆的牛郎织女讲过无数遍,我们还是听得如痴如醉。夏天的夜空黑蓝黑蓝,无数颗明?#20301;?#30340;星星,到底哪颗是牛郎星,哪颗又是织女星呢。

?#26053;?#35821;是我们每晚的必备项目,外婆出谜语:“兄弟五个人,各进各的门,如果进错了,那会笑?#31561;恕?rdquo;我们有的猜是脚趾头,有的猜是手套,外婆只是笑着在一旁摇头不语,我就缠着外婆告诉我谜底。这时候外婆会贴在我的耳?#25784;那?#21578;诉我是“五个扣子”时,?#19968;?#20048;得“咯咯”笑。

我们在嬉笑中渐渐入睡,幸福的小脸在睡梦中还挂着笑容。这时候的月儿也慢慢升了起来。后半夜,天气渐渐转凉,屋里也不再闷热。外婆就会挨个把我们叫起来回屋睡觉。

我通常?#20146;?#32781;赖的那个,外婆?#32531;?#25265;我起来,我趴在外婆柔软的肩膀上,朦胧中,如水的月光洒满了整个院子,那一?#27599;?#39640;大榆树的黑色剪影在深蓝的夜空下摇晃起来……(李永海

责任编辑:?#20998;?#20255;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漂亮猫咪登陆